私生子多到拒绝透露数字90岁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风流一生

私生子多到拒绝透露数字90岁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风流一生

好莱坞活着的传奇、导演/编剧/演员、奥斯卡奖得主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在这个特殊时期迎来了自己的90岁生日。

伊斯特伍德前妻Maggie Johnson 所生女儿Alison Eastwood在社交媒体上晒出视频片段,记录了父亲的90岁生日。

已经来到这个地球90年,老爷子看起来对生日蛋糕也不是很感冒,不过还是礼貌说了声谢谢。

对爱看电影的人来说,东木的作品是一定绕不开的。这次疫情开始前我在电影院看的最后一部电影,就是老爷子的《理查德·朱维尔的哀歌》。

1930年出生旧金山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上世纪50年代被环球电影公司的一位助理挖掘,1954年以100美元周薪签约,一边拍戏一边上戏剧课。

身高接近194厘米的东木很快迎来了走红:上世纪60年代出演赛尔乔·莱翁内执导的意大利西部片“无名客三部曲”让他家喻户晓,上世纪 70年代到1980年代的铁汉刑警《肮脏的哈里》系列也同样非常受欢迎。

我第一次看他出演的电影,是和梅姨的这部《廊桥遗梦》,当时的他已经年过六旬老人,扮演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依旧是非常有银幕魅力。

作为导演的伊斯特伍德也非常成功,在电影史上仅有的六位得过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演员,东木是其中一个。

2004年,74岁的东木成为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最年长得主,获奖电影是《百万美元宝贝》。

东木不但是非常优秀的导演,也成就了很多演员,目前共有12位演员因出演他作品获得奥斯卡提名,5位最终拿下小金人。其中《神秘河》的西恩·潘(Sean Penn)和Tim Robbins,《百万美元宝贝》的摩根·弗里曼Morgan Freeman和希拉里·斯旺克Hilary Swank都是在同一届奥斯卡上同时拿下两个表演奖。

虽然一生只结过两次婚,伊斯特伍德却至少与五名女子生下8个孩子,而具体究竟到底生过多少,他多年来讳莫如深。

如果仅仅是生娃多,倒不至于成为槽点,伊斯特伍德一生中有过无数段时间长短不一、浓度各不同的感情,其中很多是……重叠的。

1953年,伊斯特伍德和相亲中认识的女演员玛吉·约翰逊(Maggie Johnson)结婚,婚后不久东木就出轨了,第二年生下了一个女儿劳里Laurie。

这个神秘的Laurie后来被来自西雅图的一对夫妇收养,直到1999年才被曝光,但生母始终未知。

传记作家Patrick McGilligan(记着这名字,后面还会提到)则表示,Laurie的生母来自伊斯特伍德曾经所在的一个戏剧剧团。

即便是已婚男身份,伊斯特伍德也是出轨无数,还和特技女演员Roxanne Tunis在1964年生下女儿Kimber,今年55岁。

Kimber出生后,东木向妻子Johnson提出离婚,但没多久Johnson因为肝炎住院,两人竟然因此和解,Johnson也默认了丈夫的感情状况,东木和Roxanne Tunis的感情最终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结束。

得到了妻子默许,东木更加肆无忌惮,1975年开始和已婚女演员 Sondra Locke 同居,这段感情持续到第九年、1984年时,东木才和Maggie Johnson正式离婚。

Sondra Locke 是个大美人,东木也伤害她最深。Sondra公开表示,自己在东木的要求下,交往14年间做了两次堕胎和输卵管结扎手术。

Scott 也是目前东木知名度最高、长得最和父亲相似的孩子,出演过小清新MV和《环太平洋2》。

报道显示,这个女儿是东木作为父亲第一次到场见证诞生的,东木的第一任妻子Maggie甚至还鼓动他和Frances Fisher结婚。

但Frances无法接受东木的花心,女儿Francesca出生后不到一年,就果断和东木分手了。

1995年2月,伊斯特伍德带着新女友、主持人Dina Ruiz 正式亮相红毯,Dina比东木小了整整35岁,随后媒体还公开Dina父母生下女儿时分别是19岁和21岁,使得东木甚至比岳父岳母还大了一轮不止。

1996年,东木和Dina Ruiz完婚,这也是他的第二次婚姻,同一年,Dina生下女儿Morgan。这段婚姻维持了10年,2013年两人离婚。

“比起和知名女往,伊斯特伍德更喜欢陌生刺激,他年过四十时还热衷把停在多洛雷斯街的卡车开到卡梅尔海滩附近的旅游商店接上年轻的女子那个啥。”

财务上,东木对规避风险也相当老辣,他承认自己曾经给女儿Kimber Eastwood和妈妈Roxanne Tunis抚养费:“我时不时给她们数千美元,但是每次都是现金,这样就成不了任何证据,而且Kimber的纳税申报单上关联的是她的继父,法律上,我没有任何责任。”

1989年7月,《国家问询报》公开了他1964年生下的私生女Kimber。

最强烈的指控来自前女友Sondra Locke。1989年,Sondra Locke她正在拍摄她的第二部导演作品,东木偷偷把家里的锁换了,并把她的东西放进了储藏室,单方面把她赶出家门,Sondra一怒之下后以申请赡养费为由起诉东木,这一告,就是10年。

这段经历被Sondra形容像噩梦一般,就连一张法院传片都送不出去。东木不断以各种理由拒绝接受传票(我生病了、我出差了、我现在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并命令自己的电影制作公司马尔帕索(Malpaso)也拒绝接受任何传票。

后来,Sondra Locke律师聘请的传票送达员Mark Ryan还起诉东木, 称华纳兄弟在伊斯特伍德的指示下将他关在一辆面包车里70分钟,还给他戴上手铐,拒绝让他离开,并威胁要逮捕他。

好不容易等到前男友上庭,狡猾的东木却在庭上称前女友只是室友,后来又改口叫“兼职室友”。

1990年11月,东木方面开出和解条件,希望Sondra Locke放弃诉讼,内容包括一次付清的费用加上伊斯特伍德每月支付的赡养费,以及华纳兄弟150万美元的导演合同。

但没多久,Sondra Locke发现这笔交易根本是个骗局,1995年以欺诈的罪名再次起诉东木,双方最后于1996年9月庭外和解。

之后Locke又把华纳兄弟告上法庭,并将伊斯特伍德被列为重要证人,指控华纳兄弟与他合谋毁掉了自己的职业生涯。1999年5月,这起诉讼也达成了和解。

1997年, Locke出版了传记,却遭到全方位:伊斯特伍德的律师发了封警告信,《娱乐今晚》临时取消了对她的采访,连奥普拉的脱口秀也将她除名。

用Locke自己的话说:“自从我们分手后,克林特对媒体说了很多关于我的坏话,而他现在有更多的机会和权力说我坏话,他毁了我的职业生涯。”

Sondra Locke的晚年也颇为凄凉,在离开表演事业13年后,她于1999年重返荧屏,出演一些小角色,2014年,洛克还担任了基努·里维斯(Keanu Reeves)主演的电影《敲门(Knock Knock)》的执行制片人。

2016年,她再次复出,出演独立电影《雷遇见海伦(Ray Meets Helen)》。

2018年5月6日,电影公映,六个月后,Sondra Locke因乳腺癌去世。

然而这个消息被掩盖了整整6个星期,直到在东木新作《The Mule》上映之后才被公开。

Sondra Locke去世后,东木对她的评价也相当残忍:“她一直把受害者演得很好。不幸的是,她得了癌症,所以她只能打这张牌了。”

东木现在的女朋友Christina Sandera是服务员,“芳龄”56岁,两人交往6年,相识于克林特名下的酒店Mission Ranch Hotel。内部人士表示:“他们在一起真的很开心,她很有趣,很随和,孩子们也很喜欢她。”

这也是他人生中极少数one person one relationship的时刻,用无数伴侣燃尽生命照亮自己,对东木来说,责任心这件事是不存在的。

对于风流一生,他这么评价自己:“有些和我在一起的女人,她们对我的要求比我愿意给予的要多,我做不到那样专注。我可能有些自私,但有些女人还是不太有自知之明,她们想让我打造她们,成全她们,我可做不到。”

值得庆幸的是,小女儿Morgan 1996年出生时东木已经66岁,此后就没有再传出生子新闻,应该是literally精尽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